Abstract image of a night sky.

黑夜绽放

从异教仪式到观星活动,从地下酒吧到昏暗的爵士俱乐部,似乎有无数仪式、活动和场所只有在夜幕下才会焕发活力。许多人有意或无意地保留着某些个人习惯,比如深夜散步放松身心、通过沐浴缓解压力或是在临睡前喝上一杯威士忌。我们在此简单介绍三种与夜晚密不可分的活动。

An owl’s head seen from behind with a large crescent moon in the background.

清醒梦境

俗语道:“熟能生巧”。有些事情一般是在清醒的时候完成,例如提前演练如何与脾气暴躁的岳父进行一场艰难的谈话,或是练习某种复杂的舞步,抑或努力摆脱文思枯竭的状态。不过,这些事情或许放在睡梦当中去做反而更好。

早期佛教徒曾尝试获得在做梦时保持清醒意识的能力,而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也在著作《论梦》(On Dreams)中描述过这个想法。在大众文化中,清醒做梦往往与创造力联系在一起。但从理论角度来看,这种现象或许的确能提升创造力,清醒的梦可以清空大脑,有助于进行联想、讲述故事、抽象思考和解决问题。

人们提出过各种清醒做梦的方法,包括记录梦境日记、定期冥想、使用演练技巧等。值得注意的是,清醒梦境当中有一小部分实际是清醒的噩梦,而2017年的论文也发现,“神经质”(一种人格特质,往往表现为喜怒无常或更易产生焦虑、沮丧和愧疚感)与频繁清醒做梦有正相关关系。

一些支持者认为,清醒的梦是现实生活的某种试验场,可以对讨论、活动或场景进行排练:有研究表明,梦到自己练习某种常规活动或体育运动的人可以在清醒时提高这些能力。人类对清醒做梦的益处和生物学依据尚无充分了解。一项研究发现,清醒做梦者的前额皮质更大,而前额皮质会参与记忆调取、洞察、决策等高级认知功能。不过,人们认为,随着时间和练习,任何人都能“学会”在做梦时保持清醒意识——即使天赋不够,也不用担心。

Black-and-white image of a singer performing, eyes closed, against a night sky.

沐浴月光

过去,孕妇曾被建议饮用健力士的世涛啤酒,医生曾支持吸烟,而我们也曾对紫外线辐射的危害一无所知,全身涂满椰子油,在阳光下暴晒几个小时。虽然如今的建议仍然是每天应当摄入适量维他命D,但我们已经认识到,连续数小时的阳光炙烤相当危险。如果您怀念过去那种躺在户外看书或做填字游戏的慵懒时光,不妨考虑更加安全的做法:月光浴。

“月光浴”听起来显然有些新纪元运动的味道,但这种做法其实由来已久,起源于印度阿育吠陀疗法、异教主义等各种传统。就连阿内丝·尼恩(Anaïs Nin)的小说《爱情屋中的间谍》(A Spy in the House of Love)的主人公也是月光浴爱好者:“萨比娜(Sabina)在16岁时开始月光浴,首先这是因为其他人都是做日光浴,其次她承认这也是因为有人告诉她日光浴很危险。”

月光浴最大的优点可能是几乎无需准备。夏季去海滩、湖滨、河边或池塘游玩时,至少也要带上防晒霜、帽子和毛巾;但月光浴不同,基本不用提前做任何计划。许多喜爱月光浴的人建议躺在门廊、花园、院子等户外空间,调暗或关闭人工照明。 (如果您没有合适的地点,月下漫步也是不错的选择:将手机留在家中,让眼睛适应黑暗,享受夜幕下的微光。)但我们在此温馨提醒您:最好等家里其他人晚上出门之后再去做月光浴,或提前告诉他们你的计划。他们如果突然看到自己的爱人、室友或朋友脸朝下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可能要大惊失色了。

Pale bioluminescent jellyfish glowing against a dark watery background.

夜间照明

自从人工照明问世以来,人类一直试图点亮各种空间和建筑。建于装饰艺术时期的纽约克莱斯勒大楼(Chrysler Building)是最著名的夜间建筑范例之一,夜间建筑是指将夜幕下的视觉效果融入建筑设计。早在灯泡发明之前便存在已久的建筑——例如陶尔米纳(Taormina)古代剧场和中国长城——以及尼亚加拉大瀑布(Niagara Falls)等自然景点如今也开始采用人工照明。人们认为,照明良好的公共空间在夜晚更加安全;在寒冷的夜晚,很少有什么比房屋窗户透出的金色暖光更能吸引路上的行人。

然而,最近人们开始质疑无休无止的人工照明。研究显示,在洞穴等旅游景点安装的人工照明会干扰蝙蝠等小型哺乳动物。在城市中心区,光污染使美丽澄澈的夜空受到影响,许多城市甚至是建筑在太空中都清晰可见。家和卧室也难以幸免,我们的手边总是有电子设备的屏幕在闪烁。我们正在面临灾难性的气候变化,但一座座摩天大楼却灯火通明,这与其说是浪漫景象,不如说是毫无节制。人类毕竟按照自然界的昼夜节律生活了几千年,为何我们现在如此迷恋24小时不间断的光亮?我们如何才能找回黑暗?

找回黑暗并非易事,但我们在环保方面正在向可持续的照明设计转型。世界各地的城市已经开始弃用汞蒸气灯、荧光管等旧式路灯,转而采用更加节能的LED灯。在家居空间中,解决之道或许在于接受昼夜交替的周期。遮光百叶窗或窗帘有助于阻挡刺眼的路灯或安保灯。眼睛本来就因为注视屏幕而疲惫不堪,与耀眼的顶灯相比,烛光或暗淡的灯光对眼睛的刺激更小。不在深夜浏览网页、观看视频或收发电邮,而是在入睡前享受真正的安静时光,这样起床之后一定会感觉更加神清气爽,大脑也不会因过度刺激而昏昏欲睡。

创意人士也在探索黑暗蕴含的潜力。 2014年伊斯坦布尔设计双年展(Istanbul Design Biennial)期间,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的建筑师克利奥·卡佩耶(Clio Capeille)为“永不停歇的24小时城市”提出几种在黑暗中使用和探索的概念建筑方案,包括允许参观者从光明无缝过渡到黑暗的水平房间,以及可以观看周围地形和天空的“幻想前观测台”。卡佩耶的设计提出了对夜晚的设想,我们可以借此重新发现所处的环境,或许还能重新调整自己的感官。

升华滋养夜晚面膜

夜幕下的魔力

整夜提供富含维他命的滋养和强效持久保湿。

了解产品
  • 60 mL
了解产品

‘A wise man should choose a moonlit room / In his blood’s season.’

Lesbia Harford